晚清降將兩布飯局,殘忍割掉5王首級,4大將,屠殺40000太平精銳

2020-01-21 18:01 評論數:

  宴無好宴,這話老古人都說透了。當然咱不是說這宴席上的飯他不好吃,只是這飯好吃,他不好消化而已。

  想當年劉邦吃的那鴻門宴,瞅著項羽發過來的請帖,他是死抱一主意,只要打不死,就不去。

  這要不是張良在前邊給他分析局勢,歷史上的鴻門宴一準就得泡湯,也沒樊噲蹲在盾牌上吃肉的事了,而項羽和劉邦的戰役到會提前打起來。

  所以宴會上飯不好吃,風險系數忒大了,一不小心這命還得搭里邊去,就算搭不進去,前途也得玩完。

  杯酒釋兵權聽說過嗎?這還沒上啥硬菜,一杯老燒酒下肚,啥也沒了,乖乖的回家做富家翁去了,這都沒地說理去。

  那么今天說的這事,可要比前邊這兩件殘忍的多,這飯沒吃幾口,腦袋到被人割了,而手底下的人也被對方屠殺了個干凈。

  那么這事的主使者是誰呢?

  這人叫程學啟,開頭是太平天國的人,后來投降了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荃,最后并入了李鴻章的淮軍,他算是淮軍中的一員。

  所以這事是在李鴻章的手上發生的。

  話說程學啟這人很彪悍,迎面遇到一頭老虎,別人撒丫子早跑了,和自己的同伴比誰的腳丫子快,他這人和別人反著來,提著刀子上前就捅。

  但您要瞅這人的時候,您壓根就瞅不出來他是這么個人。五短身材,用咱大白話說,這四肢比一般人短不說,這脖子還比別人短一截,所以是五短身材,就這相貌您給他披上一書生大褂,這壓根就是一教書的。

  就這相貌壓根就聯想不到彪悍這倆字,您要是觀他的一些行徑,這就是一個為求成功不擇手段的人,行徑和無賴差不多,但卻是李鴻章手底下少有的悍將。

  他這事,在歷史也特別的有名,叫蘇州殺降事件。

  開頭需要交代的背景

  話說程學啟自從投降了曾國荃之后,這官帽子一頂接著一頂的步步高升啊。

  統管開字營,下設倆個營,歸曾國荃直接管轄。這不后來連他這官,外帶手底下這倆營就被借給了李鴻章的淮軍,后來在李鴻章的擴編下,這開字營直接管理九個營,后來他這一死,這開字營一家伙就被李鴻章給分成了兩部分。

  從這里您就不難看出來程學啟確實厲害,畢竟能被李鴻章這樣的重用,這少有。

  當時借的時候,程學啟壓根就不愿意去,最后是被好朋友孫云錦給說動了。

  說起來也逗樂,當年程學啟在太平天國好好的,就是這孫云錦逼著程學啟的老媽勸程學啟投降,如果不投降,直接就弄死他弟弟。

  他老媽被逼哭著求程學啟投降。

  如今去李鴻章哪里,也是這孫云錦給出的路,這事弄的。

  咋說動的呢?曾國荃是挺看重程學啟的,但曾國藩對他不感冒,所以孫云錦就說在曾國藩這里,這基本上就到頭了。那么李鴻章這里呢?他這人不懂軍事,你去了就是頂梁柱的存在。

  這不程學啟就去了。

  李鴻章一拿到開字營,這就帶著人馬跑上海了,這一路進攻下來,李鴻章感覺自己撿到了寶,這不開頭倆營,這就擴成了后來的九個營。

  那么最終程學啟帶著兵就打到了蘇州這塊,蘇州這塊骨頭難啃的很,畢竟這是忠王李秀成的大本營。

  按照兵書上的說法,圍三缺一,把這城池可就圍了。就這打了一個月,您別說城池了,就摸了個護城河的邊,壓根就靠不上去。

  淮軍三萬來人,這死的也不少了,李鴻章感覺這要是在這么干下去,太平天國沒有崩自己先崩了。

  這蠻干壓根就不行,所以就問程學啟:“咋弄?”

  那么戰事已經打到這里了,只能勸降了。

  殺降

  那么這事一聯系,蘇州城里邊一共九個人守著,其中的最大那頭是慕王譚紹光,這壓根就不會投降。

  其余四王四將都有那么個投降的意思。

  所以雙方一拍即合,那么到了霉的就是這慕王譚紹光。說實話,這八個人開頭對程學啟那叫一百個信不過。后來程學啟像模像樣的折箭發誓,還加上自己的性命發誓,八個人還是不信,沒轍了的程學啟把那戈登洋槍隊大鼻子戈登找來做見證。

  得,洋人都做見證了,這事應該就沒跑了,所以八個人這就決定投降了。

  當然作為投降的一方,你說投降就完事了,這不行!

  這八個想要投降的一合計,這就準備拿著譚紹光的人頭,做為他們投降的敲門磚。

  咋說呢?譚紹光作為他們的領導,其實也知道這八個人的心思不穩,但蘇州這城里邊,他雖然是大領導,但他的兵力對這八個人壓根就不產生優勢,還被這八個人給壓制著。

  所以譚紹光把這八個人聚集起來,穩定一下軍心。

  那么這八個人到了,九個一邊吃,一邊說,最后這譚紹光借著酒勁批評有人投降的事。

  您就說吧,這八個人本來就心虛,做賊一樣的蹲在邊上琢磨著咋弄譚紹光的首級,還擔心譚紹光在這酒席上給他們下套。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八個人就在這酒席上殺了譚紹光,并且取下了首級。

  那么為了排除不安定因素,他們自己個就把慕王譚紹光的兵一千五百人全部殺掉,做那叫個恨,連根子都掘了。

  八個人挺開心,這敲門磚算是備齊了,就等著自己個投降,對方送過來的總兵,副將,知府的實缺封賞了。

  ??!八個人是挺開心,但李鴻章不開心,為嘛呢?

  實缺??!在清朝的時候,這官隨便封,這沒關系,可真輪到手握實權的,這一個蘿卜一個坑,就沒有地給他們。您要是來個候選還成,這實缺難辦??!

  這紅口白牙都說出去了咋整?而且這一下子就是八個!

  程學啟出主意,咱就設宴請他們過來,然后在酒席上干掉不就完事了。

  殺降這事,鍋可不小,李鴻章猶豫了,但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那么后來就上演了一出好戲,八個人出來拜見李鴻章,李鴻章在大營里邊整了一座酒席,順道還把八個人的官服都備好了。

  “做了咱清朝的官,以后可要好好的立功??!”李鴻章客套了一大堆。

  好吧,這八個人一瞅啥都不缺了,這高興,一頓燒酒下去。

  李鴻章可就退了,他這一出來,程學啟帶著一堆人馬可就闖進去了。

  “稀里嘩啦”的就是一頓砍,得,八個人早喝癱了,這腦袋就被程學啟給拿下來了。

  這八個人一死,程學啟帶著人馬可就進入了蘇州,這就縱容部下進行搶劫,這過程就不用俺說了,最后李鴻章也看不下去了這才斥責

君亦降人也,奈何遽至于此!

  之后程學啟帶兵攻打嘉興城,久攻不下,而且自己手底下的大將也有傷亡,于是自己就帶隊進行沖鋒,結果遇到了太平軍的排槍,一槍打到了右太陽穴靠后的位置,當場暈厥。

  戰斗結束,程學啟雖然被拉回蘇州進行救治,有那么點起色,但最終還是因為腦漿崩流而死。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
新报跑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