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援是東漢王朝的開國功臣,為何他會遭到當朝駙馬梁松的誣陷?

2020-01-21 18:01 評論數:

    馬援(公元前14年-49年),字文淵,扶風郡茂陵縣人(今陜西省興平市),西漢末年及東漢初年的著名人物。歷任太中大夫、隴西太守、虎賁中郎將、伏波將軍等職務和新息侯爵位。

  馬援自東漢建武五年(29年)主動歸順漢光武帝劉秀后,直至東漢建武二十五年(49年)病逝,在這二十余年的時間里,馬援作為光武帝劉秀的得力助手,曾先后協助劉秀攻滅了割據隴西地區的隗囂政權、消滅了割據巴蜀地區的公孫述政權、鎮撫了隴西地區羌族作亂、平定了交趾郡征側、征貳叛亂等等。可以說,諸多軍功集聚一身的馬援堪稱是東漢王朝的開國功臣。

諸多軍功集聚一身的馬援堪稱是東漢王朝的開國功臣!

  梁松(19年—61年),字伯孫,涼州安定郡烏氏縣人(今寧夏自治區固原市),東漢初期的著名人物,出身自河西梁氏家族,其父是九江太守、成義侯梁統。

  梁松作為梁統的嫡長子,其仕途自然平步青云、一馬平川。史載梁松早年博覽經書,素有才名,所以他年紀輕輕就被舉薦為孝廉,并成為常伴光武帝劉秀身邊的郎官之一。后來的梁松更是受到劉秀的青睞,于建武十五年(39年)迎娶了劉秀之女舞陰公主,從此以后就成為了東漢王朝的當朝駙馬(此時梁松剛剛年滿20歲)。

梁松出身河西梁氏,后來迎娶舞陰公主而成為當朝駙馬!

  作為光武帝劉秀的女婿,梁松一直深受寵信,早年也曾歷任駙馬都尉、虎賁中郎將等職務,甚至在劉秀彌留之際,還特意任命梁松為顧命大臣之一以輔佐漢明帝劉莊。可以說,河西梁氏子弟和當朝駙馬兩種身份集于一身的梁松堪稱是聞名京師的權貴子弟。

  但就是這樣一個開國功臣馬援和這樣一個當朝駙馬梁松,他們二人卻有著非常嚴重的矛盾,以至于梁松后來還故意在光武帝面前誣陷馬援,使得馬援不得不含冤而死。史載:"帝乃使虎賁中郎將梁松乘驛責問援,因代監軍。會援病卒,松宿懷不平,遂因事陷之。帝大怒,追收援新息侯印綬。"

漢光武帝劉秀因為梁松的刻意誣陷而剝奪了馬援的爵位!

  這段話的意思是:"光武帝劉秀于是派遣虎賁中郎將梁松前去責問馬援,并令其暫時監軍。當時恰逢馬援病逝于前線,梁松一直憎恨馬援,于是就趁機誣陷。光武帝大怒,下令收回馬援的新息侯印綬。(相當于剝奪爵位)"

  為什么當朝駙馬梁松要刻意誣陷開國功臣馬援呢?他和馬援之間又有哪些過節呢?這些過節又是因何而起呢?這些歷史故事或許值得我們仔細回顧一番。

馬援和梁松有何矛盾、過節?

  一、禮節事件

  東漢建武二十三年(47年),時年61歲的馬援因為年邁而偶然風寒,作為晚輩的梁松就主動前往馬援府邸來探望馬援。

  梁松來到馬援病榻前,就恭敬地向馬援行跪拜禮。依照當時的禮制而言,作為當朝駙馬的梁松既然已經屈尊行跪拜禮了,那么作為主人的馬援就應當親自攙扶梁松起來作為答禮。但是馬援卻沒有這樣做,他只是在病榻上微微示意,讓梁松起身而已。

梁松向馬援行跪拜禮,馬援卻并沒有依照禮制進行答禮!

  馬援的家人對此不解,就詢問道:"梁伯孫帝婿,貴重朝廷,公卿已下莫不憚之,大人奈何獨不為禮?"意思是:"梁松(字伯孫)是皇帝的女婿,在朝堂之上一向顯貴,公卿大夫無不忌憚他的權勢,您為何不向他答禮???"

  馬援回答道:"我乃松父友也。雖貴,何得失其序乎?"意思是:"我是梁松的父親梁統的朋友(即相當于梁松的叔父)。梁松雖然尊貴,但我怎么能因此丟失長幼尊卑的秩序呢?"

  從馬援的回答中可以看出,馬援是以儒家"長者為尊"的禮儀來闡釋自己不向梁松答禮的原因。這番解釋雖然也算合情合理,但是梁松或許并不這樣認為。

馬援以儒家“長者為尊”的禮儀解釋自己不向梁松答禮的原因!

  梁松作為當時顯赫士族、河西梁氏的子弟和深受皇帝寵信的當朝駙馬,雖然他平日里多會以晚輩禮來拜見長輩(類似于馬援這種叔父輩人物),但是這些長輩們往往也會因為忌憚梁松的駙馬身份而紛紛起身答禮。他們雙方可謂都在心知肚明地表演著自己的知書達理,即梁松展示自己的晚輩禮節,而長輩們則表示自己對駙馬爺的尊敬之心。

  如今馬援對梁松的禮節毫無回應,這就使得梁松的自尊心極大受損,覺得馬援看不起自己,所以梁松從此就記恨上了馬援,史載:"松由是恨之。"

因為馬援沒有答禮,梁松的自尊心極大受損,從此以后就記恨了馬援!

  二、家書事件

  東漢建武十九年秋(43年),馬援當時正領軍在交趾郡(今越南河內地區)平定征側、征貳叛亂。身在前線的馬援聽聞他在京城的兩個侄子馬嚴和馬敦喜歡和一群任性妄為的權貴子弟們交際聚會,而且他們這一群人還非常喜歡在聚會上議論國政,點評人物。

  馬援認為這種議人長短、諷刺人物的行為實在不好,所以他就語重心長地寫下了一篇傳唱千古的家書,此即《戒兄子嚴、敦書》。

身在前線的馬援為了教育侄子,就特意寫了一封家書!

  在這封家書中,馬援強烈反對兩個侄子議人長短、點評人物的行為,并諄諄教導他們務必要謹言慎行。同時,馬援還在家書中舉了兩個人物作為例子,即馬援勸告侄子不要效仿當時的豪俠杜季良,而應該效仿敦厚長者龍伯高。

  因為效仿龍伯高即使做不到像龍伯高那樣高風亮節,也至少可以成為謹慎謙卑的人。但是效仿杜季良如果做不到像杜季良那樣豪邁剛強的話,就很容易成為輕薄浪蕩的紈绔子弟,這就是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故事。

畫虎不成反類犬這一成語就是出自馬援的這封家書!

  原本這封書信只是馬援寫給自家侄子的家書而已,他從沒想過要將這種私人性質的書信公之于眾。但是令馬援沒有想到的是,這封家書輾轉之間卻落到了豪俠杜季良的仇人手里。杜季良的仇人就以馬援的家書為證,上書光武帝道:"杜季良舉止輕浮,惑亂年輕子弟,以至于伏波將軍馬援不遠萬里也要寫家書勸誡宗族子弟不要和杜季良結交。然而梁松、竇固都和杜季良有交往,如此必然要敗壞社會風氣了。"

  這個竇固和梁松的情況差不多,他同樣是出身名門望族。竇固出身河西竇氏,乃是河西大將軍竇融的侄子,同時,竇固在當時也迎娶了漢光武帝的女兒涅陽公主而成為當朝駙馬。

竇固和梁松情況差不多,都是出身顯赫士族,且是當朝駙馬!

  漢光武帝劉秀平日里喜好儒學,極力倡導儒家禮儀,可如今卻有人舉報自家女婿敗壞了社會風氣,這自然會令劉秀勃然大怒。于是劉秀當即召見竇固、梁松二人,并將馬援的家書和彈劾奏章摔到他們臉上。

  此事的最終的結果是梁松、竇固二人在大殿之上、在劉秀面前叩頭不止以至于血流滿面,這才令劉秀稍稍寬慰,沒有繼續深究其罪。史載:"松、固叩頭流血,而得不罪。"

面對勃然大怒的光武帝劉秀,竇固、梁松二人叩頭不止以至于血流滿面!

  家書事件發展到這種地步,實在不是馬援的本意,畢竟遠在千里之外的馬援,實在想象不到自己的家書會被有心之人用來彈劾兩位當朝駙馬啊。但是"吾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梁松、竇固二人確實是因為馬援的家書才遭此橫禍。

  作為"受害人"的梁松、竇固二人自然會因此記恨馬援,而且梁松、竇固二人并非個體,他們身后都有一個旁枝錯節、根深蒂固的顯赫士族,難道他們二人身后的梁氏家族和竇氏家族不會因此記恨馬援嗎?

竇固、梁松身后的竇氏家族和梁氏家族難道不會因此記恨馬援嗎?

  三、臨行勸言事件

  東漢建武二十年(44年),剛剛平定交趾郡征側、征貳叛亂,并凱旋回朝的馬援再次奉命征討在扶風郡一帶燒殺劫掠的烏桓部落和匈奴部落。此次出征之前,光武帝劉秀特地下詔,命令京城百官都要出城送行以彰顯伏波將軍的榮耀。

  也許是受到如此盛大場面的感染,意氣風發的馬援在臨行時就以長輩的口吻教育了竇固和梁松一番。馬援說道:"凡人為貴,當使可賤,如卿等欲不可復賤,居高堅自持,勉思鄙言。"意思是"人啊,即便是現在顯赫尊貴了,將來也可能變得貧賤卑微。如果你們不想將來變得貧賤,那么身處高位時就應該自律、自強,好好記住我的話??!"

意氣風發的老將馬援在出征之際又以長輩的口吻教育了竇固和梁松一番!

  或許在馬援看來,自己純粹是出自一片好心才教育兩個后輩,此舉并無不妥。但竇固、梁松二人均是權貴子弟,又是當朝駙馬,此時可謂正是春風得意、少年得志的時候。而馬援當著京城百官的面,對他們二人耳提面命一番,他們二人不僅聽不進去,只是覺得難堪尷尬外,必然還會生出馬援倚老賣老、居功自傲的反感之情。

  就這樣,開國功臣馬援和當朝駙馬梁松之間的過節越結越深,兩人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深化,只不過軍功顯赫的馬援當時一直深受光武帝劉秀的寵信,所以梁松一直沒有機會報復馬援而已。但梁松一直隱藏著自己對馬援的憎恨之情,并時刻尋找機會準備報復馬援。

梁松一直在尋找機會報復馬援!

  東漢建武二十五年(49年),隱忍多年的梁松終于找到了報復馬援的機會。

  當時的馬援正領軍征討武陵郡(今湖南、貴州、廣西一帶)的蠻夷叛亂。但是因為武陵郡范圍廣闊又多崇山峻嶺,道路交通十分不暢,而且武陵郡的蠻夷叛軍又大多據險而守,不斷地騷擾漢軍,所以馬援一時間也無法迅速地平定叛亂。同時,當時正值夏季,天氣十分炎熱,武陵郡內瘴氣彌漫,暑疫盛行,漢軍許多士兵因此染病而死。

  面對馬援久戰無功的局面,光武帝劉秀就特派梁松作為欽差大臣前去調查情況。在這次調查報告中,梁松不顧環境惡劣、蠻夷襲擾、暑疫橫行等客觀原因,而只是將漢軍作戰不利和所有損失都歸因為馬援領軍無方。

梁松不顧客觀原因,只是將漢軍作戰不利都歸因為馬援領軍無方!

  因為梁松的這封彈劾奏章,惱羞成怒的光武帝劉秀就下令剝奪了馬援的所有職務,并收回了馬援的新息侯印綬(相當于剝奪爵位)。馬援的家人也因為劉秀的雷霆之怒而惴惴不安,等到馬援的靈柩被護送回京后,馬援的家人根本不敢將馬援風光大葬,只好將其草草地埋葬在洛陽城西的亂葬崗中了。

  后來,馬援的侄兒馬嚴和馬援的家人都到宮墻之外負荊請罪,馬援夫人更是先后六次上書鳴冤,前云陽令朱勃也上書為馬援鳴不平,漢光武帝劉秀才下令重新安葬馬援,但自始至終都沒有再恢復馬援的名號和爵位。

劉秀惱怒之下剝奪了馬援的職務和爵位,并自始至終沒有恢復!

  結語

  一代名將馬援因為梁松的刻意誣陷而被光武帝劉秀剝奪了所有職務和爵位后,馬援不得不含冤而死,而且終其一朝,光武帝劉秀都沒有為馬援平反。不得不說,這件事是劉秀一生少有的污點。

  東漢中元二年(57年),光武帝劉秀駕崩之后,其子漢明帝劉莊繼位。在次之前,馬援的侄子馬嚴曾經勸告馬援夫人將女兒們都送入宮中以求將來能夠顯貴,于是年僅十三歲的馬援女兒早早地就被送入太子劉莊的太子宮中。

馬援的女兒十三歲就被送入了太子劉莊的太子宮中!

  因為馬援的女兒在宮中深得陰麗華太后的喜愛,所以漢明帝繼位之后便順從陰太后的意思于永平三年(60年)冊立馬援的女兒為皇后,此即馬皇后。

  馬援的女兒都已經成為皇后,馬援的冤情似乎可以沉冤得雪了。但是漢明帝劉莊是個既孝順又注重防范外戚專權的皇帝,所以漢明帝不僅沒有重審馬援冤案,而且還刻意避開了馬援的話題。直到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因為馬援夫人去世,漢明帝為了寬慰馬皇后喪母之痛才特地下令為馬援建立祠堂,香火祭祀,而且還將馬援夫人和馬援安葬在一起,但仍舊沒有恢復馬援的名號和爵位。

漢明帝劉莊不僅沒有重審馬援冤案,而且還可以避開了馬援的話題!

  馬援的冤情直到漢明帝駕崩,漢章帝劉炟繼位后才得以昭雪。漢章帝乃馬皇后的養子,自幼由馬皇后撫養長大,所以他們母子二人感情頗深。漢章帝明白馬太后一直心系馬援冤案,所以漢章帝便于建初二年(公元77年)下令徹查馬援事件,最終馬援冤案得以昭雪,漢章帝追謚馬援為忠成侯。

  至此,自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年)含冤而死的馬援直至建初二年(公元77年)才得以昭雪,含冤二十余年的馬援歷經三代帝王方才得以恢復名譽!

一代名將馬援含冤二十余年,歷經三代帝王才得以恢復名譽!

  而構陷馬援的權貴子弟梁松因為出身名門望族加之當朝駙馬的身份,所以在光武帝劉秀時期一直頗受重用,甚至最后還成為了漢光武帝的遺詔輔政大臣。在漢明帝即位之初,因為梁松多次以權謀私,貪贓舞弊而被漢明帝免官,但是梁松卻不知悔改,反而匿名誹謗郡縣官吏,最終被漢明帝發覺,梁松因此被下獄,最終病死于牢獄之中。

  參考文獻

  (南朝宋)范曄著:《后漢書》,中華書局2012年點校本。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
新报跑狗